論天文、曆法與天命

Research output: Chapter in Book/Report/Conference proceedingChapter

Abstract

本文首先說明“三正”的政治效用與意義,新朝頒佈新正,宣示新氣象而非追求實效。周初周正夏曆並存,春秋多國不用周正,其故在此。其次梳理先民觀測日、月、歲星、四仲中星等天象欲以知“天”,兼論其限制與差誤。雖有差誤,亦不疑及於天命的可靠性,以天命確定人事才有意義。其三則討論西周初年文王受命由“受殷王之命”神祕化為“受天命”的政治運動。《逸周書·度訓解》將“天命”界別為“大命”和“小命”,意義深遠。前者為王權天命,宣示目的在於確立新政權革命合法性,為免被篡逆者濫用,強調了大命有常而無極的不可知;後者為德性天命,勉勵天子以降至於士大夫皆應懲而悔過,德以日成。後人論“天命”多注目《中庸》,不免忽略了《度訓解》的重要信息。漢代以後,帝王知星曆以掌天命,士人知星曆以制衡王權,政統道統的緊張性於此可見。 Copyright © 2018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.
Original languageChinese
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《中國典籍與文化論叢》
Editors 安平秋
Place of Publication南京
Publisher鳳凰出版社
Pages206-235
Volume第二十輯
ISBN (Print)9787550625372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Dec 2018

Citation

鄭吉雄(2018):論天文、曆法與天命,輯於安平秋主編《中國典籍與文化論叢》第二十輯,(頁206-235),南京,鳳凰出版社。

Keywords

  • 天文
  • 天命
  • 三正
  • 太一
  • 四仲中星
  • Alt. title: Astrology, calendar and the mandate of heav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