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語言生態下的東莞粵語陰平調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conferencePapers

Abstract

東莞粵語屬於粵方言的莞寶片,其聲調只有八個調類,同時出現“古入聲字舒化”也即“變入”現象,使得東莞粵語帶有“比較明顯的與廣東其他粵語有異的特點”(詹伯慧 2002:188) 。在六十多年前,王力、錢淞生(1949)根據兩位莞城青年的發音完成對東莞粵語音系的調查,歸納出17個聲母、50個韻母和8個聲調。從聲調上看,似乎與現在的東莞粵語無異。但從語言生態上看,王力、錢淞生(1949)的發音人履歷資料顯示,一位青年(21歲)只能說莞城話、另一位(19歲)還可以說廣東話,兩個人未曾學過國語(即普通話),而且,發音人均認為當時莞城只通行一種口音。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和普通話普及,中國開始出現大規模的人口流動,各方言之間、方言與普通話之間的接觸越來越頻密,社區同時通行多方言和多語言的現象也越來越普遍,東莞已發展成為典型三方言城市。當地居民在家中與長輩說東莞方言,在學校和其他正式場合說普通話,而與朋友聊天等平常交際則使用標準粵語,東莞方言使用的機會和場合明顯比其他兩種要少。
本文探討東莞方言在新語言生態中發生的演化,集中考察東莞方言新出現的高平調型的陰平調。
陳曉錦認為東莞方言的新陰平屬於“高平變調和高升變調”,但同時她指出︰莞城粵語的“高平、高升變調大多屬於習慣變調,與詞彙意義、語法意義沒有關係”(陳曉錦 1993:50-59)。李立林則認為“東莞各鎮區方言變調與廣州話基本相同……高變調主要為名詞變調,也包括少數的小稱變調和後字變調”(李立林 2010:46)。我們的調查發現,東莞城粵語的新陰平並沒有表示小稱的意義,也不一定是名詞、以及後字。因此我們認為它不是變調、而代表著一個新的變異,展現了東莞粵語聲調在新語言生態中的變化。
16名發音人(平衡性別與年齡,其中,一半發音人的平均年齡為20.8歲,另一半為50.6歲)參與了本研究的東莞粵語陰平字發音測試。結果顯示︰(1)東莞粵語的新陰平調變異通過詞彙逐漸擴散;(2)變異受到詞頻和詞義的影響,表示新事物和低頻率的詞語更容易讀為新陰平調;(3)調值上出現三種方言陰平調的相互影響,經過時長歸一的FO,在一個標準差範圍內,東莞粵語的新陰平與標準粵語和普通話重合,說明東莞粵語的新陰平調可能從他方言移植。 Copyright © 2017 第二十二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.
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(Traditional)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Dec 2017

Citation

梁源(2017.12):新語言生態下的東莞粵語陰平調,論文發表於「第二十二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」,香港教育大學,香港,中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