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構影子的過程:黎紫書的《告別的年代》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conferencePaper

Abstract

《告別的年代》運用了許多見於作者前期作品的題材,這些題材在重復的過程中,不斷產生變化。 在《告別的年代》的〈後記〉裡,黎紫書說:“經多年書寫與宣洩後仍排遣不了的驚惶,恐嚇、陰霾與憂傷,它們從未消散,而都融進了我貼身相隨的影子裡。”究竟如何去尋找影子呢?作家給了我們一些線索:夢、閣樓、鏡子、父親、旅館、尋覓與遺失。除了上述意象以外,筆者還發現一個縈回不散的繼室形像,她與愛情永遠失之交臂,而在失落的過程中,她演身成不同的人物,建構着不同的命運,而比較特別的是,在芸芸的角色,中強者和弱者之間,永遠沒有交撞,形成了兩組不同的女性。 本文按創作時序分析小說裡扮演強者和弱者的女性人物的變化。這種強弱相對的現象最初出現在〈州府紀略〉之中,作者對譚燕梅和黃彩達兩個人物的處理手法是一褒一貶,通篇的人物都為着這個觀點服務。而往後的小說中出現了一系列有點變態的女性強者角色,這包括了〈把她寫入小說〉的江九嫂、〈生活的全盤方式〉的于小榆和〈盧雅的意志世界〉的盧雅,作者在描述她們的時候表現出同情和贊賞的語氣,和〈州府紀略〉對譚燕梅的處理手法很相似。黎紫書較少寫弱者,特別是沉淪於感情牽繫的角色,只有在〈推開閣樓之窗〉出現了被推向命運之網的小愛,小愛和黃彩蓮雖然不一樣,但都為愛情而沉淪,小說中的五月花旅館後來在長篇小說《告別的年代》又再出現,黎紫書似乎是想進一步處理弱者的命運,盡量把她和強者編織起來,如果用成長的心理去分析,這是嘗試面對影子的一個做法。
Original languageChinese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Jun 2014

Citation

梁敏兒 (2014年6月):建構影子的過程:黎紫書的《告別的年代》,論文發表於2014年第二屆馬來西亞華人研究雙年會,精英大學藝術與理工學院,吉隆坡,馬來西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