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翼城大河口出土鳥形盉銘文考釋

鄧佩玲

Research output: Chapter in Book/Report/Conference proceedingChapter

Abstract

2009年,山西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(M2002) 出土鳥形盉乙件,器形及銘文可參見《中華遺產》2011年第3期及《2010年中國重要考古發現》。烏形盉造形特殊,形制雖與近世出土之鳳形尊相近,但器身正前方置筒形長流,當為水器之屬,彝銘則自名為“盉”,若此器形實乃同類器中首見。器蓋內鑄銘八行五十一字〈重文一〉,主要記器主宣誓、報命及祝壽之辭。盉銘資料公布後,旋即引起學界廣泛關注,不少學者於網上發表討論文章,探討銘文隸定及釋讀問題。由於盉銘用語特殊,異體字及通假字較多,部分詞匯於傳世金文中亦未曾之見,學者間在文字解釋上亦意見分歧。本文試在前人討論之基礎上,對銘文之內容及構形作進一步探究。 Copyright © 2012 中華書局.
Original languageChinese
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《古文字硏究》
Editors 中國古文字研究會,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
Place of Publication北京
Publisher中華書局
Pages344-352
Volume第二十九輯
ISBN (Print)9787101088588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2012

Bibliographical note

鄧佩玲 (2012):山西翼城大河口出土鳥形盉銘文考釋,輯於中國古文字研究會和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編《古文字硏究》第二十九輯,(頁 344-352),北京,中華書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