兼通雅俗,曲線啟蒙:《唯一趣報有所謂》的粵語寫作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

Abstract

在晚清粵語寫作的諸種面貌中,《唯一趣報有所謂》是非常值得關注的個案。它由鄭貫公在香港創辦,雖然只有一年壽命,但其中粵語寫作的多種姿態,卻呈現出豐富的時代意義和文學趣味。救國之士為了謳歌變俗,使廣東民間曲藝的創作從原始的口口相傳轉到報章發表,作品內容和語言隨之出現重大變化。由於廣東文人的寫作傳統及鄭氏本人的語言趣味,粵語又不時“入侵”高雅的古文,製造詼諧警世的效果。作為粵語演說底本的時候,方言的勃勃生機使這種啟蒙活動更富感染力。盡管位居主流的文言文所占的篇幅比粵語多,該報的粵語寫作卻成功突破擠壓,配合說與唱的種種形式,展現多姿多采的可能性。 Copyright © 2008 中國現代文學館.
Original languageChinese
Pages (from-to)149-160
Journal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
Volume2008
Issue number1
DOIs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2008

Citation

李婉薇(2008):兼通雅俗,曲線啟蒙:《唯一趣報有所謂》的粵語寫作,《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》,2008(1),頁149-160。

Keywords

  • 粵語寫作
  • 《唯一趣報有所謂》
  • 鄭貫公
  • 啟蒙